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 >

人家都产后才抑郁,你怎么还没生就这样了。”

发布日期:2021-04-05 12:51 浏览次数:

2019年是忙碌的一年,我和老公都很忙,还好儿子已经上学了,比较省心。6月的一个晚上,在孩子睡了之后,我和老公发生了2019年唯一的一次。当时以为已经过了排卵期,所以我们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。

事后翻了下手机,我才想起这个日子介于排卵和刚排完卵之间。当时并没有想好要二宝,工作也正忙,于是我转天一早就在公司附近的药店买了片紧急避孕药吃了。也在此提醒没有生育需求的各位姐妹,安全期、紧急避孕药都是靠不住的。

清晰的两道杠

到了该来大姨妈的日子,出血量非常非常少,而且一天多就没了。我当时还想,这避孕药劲儿还挺大,大姨妈都不正常了。而后又过了两周,一天吃过早饭后居然莫名觉得有点反胃,我觉得不对劲,赶紧买了个试纸,清晰的两道杠。

我当时的内心是崩溃的,吃了药还是怀孕了,这孩子是要还是不要?那段时间公司搬家,我本来就很累,而且又吃了很多外卖、喝了很多饮料,偶尔还吃点药,这些让我有些担心。

好在老公是医学相关专业的,工作原因认识不少医生,问了一大圈儿,大家都说这孩子可以要,按时检查就好。于是,我赶紧去医院预约超声检查。结果第一次做得早了点儿,还没有胎心胎芽,过了一周再做才有。

腿莫名不舒服

我怀老大的时候吐得一塌糊涂,所以这次特别紧张。结果肠胃方面还好,除了只能喝瓶装的纯净水之外,没有什么特别的。

不过到了怀孕二十几周的时候,我晚上躺下之后会觉得脚脖子有一种莫名的不舒服,需要绷着肌肉才会好一些。慢慢地,这种感觉蔓延到了小腿上,开始影响我入睡。我经常要在夜里起来走一个小时,老公也醒了的话会给我捶腿,捶很久、很用力我才会觉得腿上的血液流动起来。

我隐约觉得这毛病跟怀孕有关系,但实在难以描述这种不舒服的感觉。后来我在网上搜了许久,发现了“不宁腿综合征”这个疾病。啊哈,这症状,一模一样。怀孕、贫血都是危险因素,我全中。但这个病难以根治,有些缓解症状的药又是孕期禁用药,我也就没去医院确诊,还是自己忍着吧。

委屈到嚎啕大哭

大约是因为工作忙碌和腿不舒服的双重折磨,我的情绪开始越来越糟糕。我会莫名觉得委屈,一点点事情就会忍不住泪流满面,甚至嚎啕大哭。老公说,人家都产后才抑郁,你怎么还没生就这样了。

短短几个月内,我对同样事情的感受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。比如,之前公司有很急或很多事情要做的时候,我忙完了顶多心里骂两句,或者回家跟老公吐个槽,刷刷淘宝满足一下购物欲,这事儿就过了。

然而现在不是,感觉所有的愤怒都化成了委屈指向自己的内心,为什么没有人帮助我,为什么没有人理解我,我怎么这么可怜?淘宝不想刷,什么都不想买,追了多年的美剧也看不进去。满梳妆台的化妆品,我一个也不想拿起来涂。每天浑浑噩噩,什么也不想做,什么也不愿意想。

有时候老公劝我,“你别哭了,整天哭回头孩子生出来也整天哭,多不好”。可是他越这样劝说,我越难受。我妈也说,你没什么不高兴的事啊,别不高兴了。这些话不说还好,越说我越崩溃。

撸毛线让我平静

还好我很清醒地意识到,这个情绪变化是怀孕之后开始的,很可能和怀孕有关,于是我决定求助。

我的表姐在做心理医生,她说产前抑郁和产后抑郁一样,都是激素水平变化诱发的心理疾病,不过我的症状还属于比较轻的,并不需要吃药或者做心理咨询。但是情绪在这,不能不管它,还是需要处理一下的。她建议我尽量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、多休息、多晒太阳,还要多找自己喜欢的事情做。

说到喜欢的事,我近几年爱上了撸毛线,钩针玩到炉火纯青,只有别人想不到的,没有我用毛线做不出来的。比如图中的这些花花草草,还有儿子喜欢的星球和猫头鹰。

刚怀孕的时候,我其实也想过给二宝做些东西的,可是一来忙,二来也是懒,就搁置了。既然需要找点事情做,那就继续把毛线撸起来吧。虽然没能让我开心起来,但是至少这一针一线的慢工细活能让我平静下来,慢慢地就到了孕晚期。

我在孕8个月的时候就早早请了产假家里蹲了,刚好儿子这时候也放了寒假,我就在家陪陪儿子、做做饭、下楼晒晒太阳,再给二宝钩各种各样的玩具。

随着预产期越来越近,我的心情反而好了起来。尽管过年的时候出现疫情,我除了产检连楼都没下过,而且孕晚期水肿到脚都塞不进拖鞋,平躺能消一些水肿却加重不宁腿综合征的症状,但后来的这些都没有让我更加抑郁。

后来B超显示头胎剖腹产的刀口有些薄,需要尽快手术,于是我在2月27日住进了医院。28日一早,漂亮的二宝妹妹如愿来到了这个世界。

由于我自己是个母乳喂养的疯狂爱好者(有人称呼我这样的为“母乳教”),老大刚出生那会由于无知错过了第一口奶,到了老二这里,我把喂奶当成了第一要务,闺女生出来我就忙不迭地开始喂奶。

回家之后,我一边忙着帮老大弄网课,一边伺候老二的屎尿屁,每天过得鸡飞狗跳。然而,抑郁这个情绪,早已不知不觉地离我远去,再也没有找上过门。

医生点评

崔飞环 | 北京安贞医院精神心理科医师

孕妇的抑郁患病率与相应的非妊娠人群大致相当,一项研究表明孕早期抑郁的患病率在11%,而在怀孕中晚期这个比例降低至8.5%。因此不仅需要在产后关注抑郁情绪,妊娠期间也需要关注孕妇的情绪。

文中作者提到第二次怀孕在意料之外,与正常怀孕相比,意外怀孕的孕妇妊娠期间抑郁总体患病率增加一倍,且意外怀孕是妊娠期抑郁的重要危险因素。意外怀孕作为一种应激源,打破了家庭内部原有的生活节律;这种没有准备的意外也会给家庭成员增加很多担忧,如作者一样,意外怀孕后会仔细回忆近期的行为会不会影响胎儿,为未来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;同时家庭成员需要做出决策,并为迎接新生命作准备。

尽管是第二次怀孕,这个过程依然会充满艰辛,比如作者所怀疑的不宁腿综合征。层层压力之下,作者开始出现抑郁情绪。抑郁情绪并不会因为生活没有压力而不存在,正如文中作者体验到的,抑郁情绪不是通过“劝”能好的,反而越劝越糟糕。出现抑郁情绪的时候家人需要接纳、理解、共同面对,而并非单纯劝说。就像对待其他抑郁患者一样,家属对待产前抑郁最好的方式就是陪伴,过度关心或过度批判并没有帮助,反而加重患者心理负担。

作者通过兴趣爱好让自己的情绪慢慢平复,最终适应了第二次怀孕的各种不适。在没有接受心理治疗或药物治疗的情况下即好转,作者实属幸运。然而并非所有患者都能这样顺利,有些未经干预的产前抑郁可延续至产后,因此发现产前抑郁表现时,建议大家积极就医干预。

目前针对产前抑郁使用抗抑郁剂对胎儿发育的影响尚不明确,已知其中某些抗抑郁剂可升高流产、胎儿先天性心脏病的风险。物理治疗(如无抽搐电休克)和心理治疗(人际关系治疗、认知行为治疗)也是改善产前抑郁的有效方法。针对产前抑郁的治疗是个体化的,需要纳入孕妇、伴侣和医生共同决策。

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,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,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。

在线咨询
微信咨询
联系电话
010-86487300
返回顶部